地学科普

地学科普

让自然文化惠及更多人民——关于国家公园生态文化服务产品价值核算的思考

2024-05-06 【自然资源报】
让自然文化惠及更多人民
——关于国家公园生态文化服务产品价值核算的思考
马俊杰 葛建平 刘玲娜


2023070703_230707075000371142660_m

海南热带雨林图片源自摄图网



◆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国家公园从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重要通道,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

◆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清单制定应着重考虑生态文化服务产品,给予其更加清晰的定义和分类,以此修正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结果

◆将生态文化服务产品分为景观价值产品和文化价值产品,再将文化价值产品进一步细分为知识、教育和艺术三类

马俊杰 葛建平 刘玲娜


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上宣布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推进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

草木植成,国之富也。国家公园聚集着重要的生态系统、独特的自然景观、丰富的自然遗产和自然生物,是集美学、人文、生态、经济、生活和社会等价值的综合体现。提升景观环境可以给大众美的享受,引发人们对美好生活产生更多向往。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国家公园从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的重要通道,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

从自然文化入手完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体系

进入新时代,我们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国家公园作为最重要的自然保护地、功能全面的生态产品,在考虑其生态产品清单制定时,应当立足于从物质、服务、文化、教育等多个维度充分发挥其优势和重要性,力求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我们这代人的努力。

生态产品理论认为,生态产品是在不损害稳定性和完整性前提下,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物质产品和服务产品,以及源于生态系统结构和过程的文化服务。现阶段研究中,国家公园生态产品被划分为生态物质产品、生态调节服务产品和生态文化服务产品。根据市场价值和替代成本的方法,生态物质产品和生态调节服务产品的价值量已被初步核算。然而,生态文化服务产品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有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生态旅游游客量达到20亿人次,同比增长11.5%。一方面,自然文化惠及人类,为我们提供情感享受、知识增长、灵感迸发和认知提升等益处。美国学者罗杰·乌尔里希提出的生态心理学理论认为,自然环境中的景观、绿植、水体等元素对人类情绪、注意力和认知有积极影响。众多医学研究表明,接触自然景观能够减轻焦虑、压力和抑郁情绪,提高幸福感和心理健康水平。另一方面,自然文化包含的地学、生物学、农学、环境科学等学科知识都是人类对自然环境探索和研究的成果。

在现有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研究中,主要是以生态产品总值(GEP)核算框架为标准,将水源涵养、土地保持、固碳释氧、气候调节、防风固沙等生态调节服务产品列入核算工作当中,生态文化服务产品的核算并没有列入其中。笔者认为,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清单制定时应着重考虑生态文化服务产品,给予其更加清晰的定义和分类,以此修正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结果。

深入发掘并多维度分析国家公园的独特文化

使用科学手段为国家公园生态产品赋予价值,可以在发展中给予自然足够的补偿和保护。除了人与自然之间表层的物质交流,内核的文化交流是人类不断发展的动力。只有正确认识自然文化的重要性,才能建设高质量的生态文明。

生态文化服务产品价值核算,需要以生态产品、生态美学、价值转化等科学理论为基础,以识别各国家公园独特要素为重点,构建生态产品本土化价值评估修正体系,补足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缺漏。

生态系统服务理论将文化服务定义为:人类从生态系统获得的精神与宗教、消遣娱乐、休闲游憩、教育、美学享受和文化遗产等非物质惠及。因此,笔者建议将生态文化服务产品分为景观价值产品和文化价值产品,再将文化价值产品进一步细分为知识、教育和艺术三类。

景观价值产品,主要指为游客提供观赏、游玩、休憩的生态产品。例如青海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四川卧龙国家自然保护区、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等景区。游客通过支付花销、占用时间等方式,实现景观产品的价值。

文化价值产品中,知识产品可以通过人类以自然资源为主题输出的学术论著和科学技术来体现。例如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水文研究、大熊猫国家公园的熊猫繁育研究、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人兽冲突研究等。这类产品通过其学术价值和经济价值进行量化表征。教育产品主要是以国家公园的生态环境、动植物保护、风景地貌等为主题而产出的,具有教育意义的纪录片、教育基地等。例如国家公园纪录片、大熊猫纪录片、国家公园示范教育基地等。这类产品能增强公众对生态的保护意识、普及保护措施等,并能以课程价值或基地建设价值进行量化表征。艺术产品范围较广,包含以国家公园为主题的画作、摄影和音乐作品等。其中,三江源、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等地,都有丰厚的民族文化传承。除此之外,各国家公园都有自己的品牌文创产品,例如大熊猫、东北虎豹吉祥物等,这些艺术品都能以市场价值作为表征。

人类通过适应自然环境,创造出独特的生活生产方式和民族文化。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自然文化潜移默化地融入我国各族文化中。例如三江源国家公园域内存在藏族、土族、羌族等多个民族文化,藏传佛教和土族传统宗教为当地留存着大量的文化产品,体现着独特生态环境对人类文化的惠及和影响。因此,笔者建议在生态文化服务产品核算中,多留意各国家公园蕴含的独特文化。再者,很多生态产品深藏在自然环境中,需要以多种视角深入分析。例如,武夷山国家公园具有深厚的地质文化,不仅体现在自然景观和地质研究中,还体现在文化传播过程中对公众产生的教育意义。最后,标志性的生态产品普遍具有更高的文化价值。例如大熊猫深受世界人民的喜爱,大熊猫国家公园的文创产品,就有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较高价值。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北京化工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