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学科普

地学科普

本地化核算为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奠定基础

2024-05-06 【经济参考报】

光明网2023-05-23 09:22

作者:马俊杰(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原党委书记、自然文化研究院院长、教授);曹银贵(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教授)

国家公园是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域或海域,是自然生态系统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区域。国家公园不仅保护了珍贵的自然资源,还能为保障国家生态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丰富的优质生态产品与服务功能。

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意义

首先,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国家公园践行绿水青山金山银山转化的关键路径,是地方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

良好的生态蕴含着无穷的经济价值,能够源源不断创造综合效益,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是落实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重要举措,是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重要基础工作,有利于正确把握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评估国家公园建设成效,挖掘生态保护蕴含的经济价值,增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

其次,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对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具有重要的引领示范作用。

按照要求,国家公园要实现生态保护、绿色发展、民生改善相统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到2035年,要显著提高自然保护地管理效能和生态产品供给能力。

在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评价体系、制定价值核算规范、推动价值核算结果应用的基础上,可积极探索将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的价值核算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中。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既是对绿水青山金山银山转化路径的积极践行,也是对我国以国家公园为核心的自然保护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有益探索,更是我国国家公园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要举措,在理论与实践上都具有重要意义。而做好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是促进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基础。

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亟待解决的问题

第一,国家生态产品类型多样,跨地区管理增加了核算难度。国家公园边界不同于行政区划边界,往往是由多个跨行政边界的自然保护区整合而成,在空间上是一个地理范围。跨行政区划导致依据行政区所建立的统计资料可能无法为制定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提供帮助。例如武夷山国家公园,横跨福建省和江西省,占地1280平方公里,两地都分布着众多的高山有机茶园。按照属地统计资料,武夷山国家公园内的茶叶产品是分别统计的。如果将国家公园作为一个整体,分属地统计的资料是无法满足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核算要求的。

第二,生态产品分类的认识模糊性造成核算结果虚高或遗漏。目前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包括GEP(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绿色GDP(国内生产总值)核算、生态元核算等三种方法,其中GEP核算受到广泛关注。在2021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简称《意见》)之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自然资源部、财政部等部委已先期与深圳市、厦门市开展了GEP核算相关的试点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初步的GEP核算的地方技术规范。《意见》发布后,生态产品价值评估工作从试点走向全面铺开,各级政府纷纷出台地方的GEP核算技术规范用于评估本地区的生态产品价值。从现有的地方GEP核算技术规范看,生态产品主要分为供给服务产品、调节服务产品、文化服务产品三类,GEP核算基本上围绕这三类产品开展评估。但是,有的地方在核算过程中出现重复计算的现象,导致核算结果虚高。此外,调节服务中较多地是对具有清晰概念、成熟算法的科目进行核算,却容易遗漏一些尚不清晰且计算方法仍有待拓展的科目。以上是目前各地施行GEP核算尚待完善之处,特别是针对国家公园GEP核算的技术规范而言,我国各部门尚未发布专门的文件,国家公园的GEP核算仍有空白亟待填补。

第三,生态产品评估模型和参数的多样性导致核算结果的不确定性。通常,同一种生态产品类型具有多种生物物理模型,不同模型之间的差异达到10倍之多。另外,同一模型因为率定参数不同也会导致核算结果出现显著差异,因此,认可度普遍不高,现实中难以指导当地政策制定。

第四,国家公园具有生态保护和文化传承双重特征,文化服务缺乏特色难以真正量化国家公园的生态产品价值。国家公园的成立,旨在保护自然和文化遗产,传承人类文明。我国国家公园地理特征各异,人类因其所处特殊的地理环境,在与自然共生发展历程中形成了具有鲜明地理特征的丰富多彩的地域文化,如祁连文化的石窟寺文化和古建筑文化、武夷文化的古闽越文化和茶文化、海南雨林文化的黎族民族文化等。对国家公园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应该需要注重其文化服务,然而当前出台的GEP核算技术规范对文化服务的分类不具有特色性,难以满足国家公园文化传承的定位。

推进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对策建议

通过对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梳理,可以发现,当前亟须建立面向国家公园的本地化核算体系。

一是建立科学的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核算目录。现有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相关研究,其内涵特征没有体现我国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的特有属性,缺乏对不同类型国家公园生态产品基本特征和功能属性的总结提炼,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概念模糊,价值构成不明晰。国家公园是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如大熊猫、东北虎豹等濒临灭绝的动物以及生物多样性最繁荣的三江源地带,这些特殊属性能够生产特有的生态产品。因此,亟待对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的概念和内涵外延特征以及分类进行研究,特别是对所处的地域文化进行深入挖掘,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清单。

二是建立可比的、认可度高的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核算模型和本地化实物量参数库和价值量参数库。在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清单的基础上,需要建立明确的适合不同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生物物理模型和价值量评估模型。基于科学模型核算结果,固定统计模型结构和参数,设置详查年份,同时开展多种模型核算,验证核算结果并率定参数,使得同一国家公园不同时期的核算结果具有纵向可比性,同一时期不同国家公园的核算结果具有横向可比性。同时,因为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并不完全能由市场交易直接获得,部分价值根据虚拟价值核算得出,因此可能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变化出现较大差异,动态更新核算模型和本地参数库是必要的考虑。

来源:经济参考报